买活 第278章 郑天龙洗得了碗 第(2/3)分页

更新: 源站:博库文学网

明确的许诺,将来,若是实在不快活,那就真个出兵封建东瀛去,到时候天高皇帝远,难道谢六姐还管得到他在东瀛怎么取乐吗?

    “若说东瀛还是太近了些,那海对面的新大陆呢?你也听到六姐是怎么说的了,环球航行和新大陆开拓,‘是要做的,但现在还不是时机’,新大陆迟早也是要派船去的,到那时候,隔了茫茫大海,你做不做人上人,难道这边除了说你几句之外,还能有别的办法来干涉不成?”

    郑地虎的思绪,总是要慢兄长几步,这是因为他考虑得往往不如郑天龙细致的缘故,不过他也有好处,那便是一旦感受到了好处,便立刻能够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,听兄长这么一说,茅塞顿开,忙道,“是,确系如此!到时候,若始终呆得不舒服,咱们也不造反闹事,也不抓壮丁,便招募了那些也呆得不舒服的汉子们,一道去海外闹腾个新天地出来,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!”

    不过,这至少也是三四年之后的事情了,买活军一向是稳扎稳打,从不好大喜功,下一步在海外发展的方向,明确了就是吕宋安南,甚至连农业计划都做好了――鸡笼岛的气候,其实很适宜于种植甘蔗,但因为此地目前可以说完全落入买活军的掌握之中,所以安排中还是以主食为主,如稻米、红薯,甘蔗只是辅助。一些林地则是要来种植买活军极为重视的橡胶树,这个东西据说意义极为重大,拿下鸡笼岛有很大一部分便是因为鸡笼岛的气候适于种植橡胶。

    郑氏兄弟自然是能够体会到这其中的战略意图――自己的地方,种植主粮,这是让人安心的粮食策略,买活军还是预算着华夏全境接下来的年景不会太好,因此要保证主粮产量,吕宋、安南之境便种甘蔗,在当地提炼雪花糖,这东西份量总比主食轻,船运也比较便宜。而且正好就在当地可以卖给西洋海商。

    目前而言,图南较图北有利,因此这一两年内,买活军肯定不会支持郑氏兄弟对东瀛动手,郑天龙自己也觉得不是时机,在他而言,这件事哪怕是等到大木长大了再做都是来得及的。眼下还是韬光隐晦,将买活军这里的好东西尽量往自己兜里划拉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眼下的日子过得太苦,不比在云县时逍遥,心里本就有些不忿,这才被一席话说得心气难平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数落郑地虎,后者也低头承认了大哥的说法,看得出来,郑地虎心中对封建东瀛重新地燃起了向往,他也正在更改自己的志向,从原本的‘封侯平海波,泽被遗子孙’,改为了现在的‘天高皇帝远,六姐奈我何’。

    说不准再过几年,随着新泉县这里逐渐发展,又或者郑地虎被调任去了繁华之处,享受到了买活军的好处,这种想法又会随之淡化,他会被逐渐将养出惰性,觉得在买活军处做个吏目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人的想法总是这样,千变万化,随着自己的利益而动。便是郑天龙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真个出去封建东瀛,因为眼下的不悦并没有超出忍耐的限度,或许过了几年,便成了一种习惯。他这些日子以来潜心学习政治教材,倒是颇有所得,对弟弟的心态并不多做担心,只再三叮嘱郑地虎,“兼听则明,你哪怕心里多么不以为然,也好好跟着于老师学。”

    “于老师这些话,是大得六姐教义真髓,况且为人处事,为何只是偏重于一种想法?只要不按你想的来,便是冤屈不忿?这都是没受过苦的人方有的骄矜,一个人的心,总是知道得越多,越是宽敞,倘若有一日,华夏天下真成了众生平等的乐土,而你却独因自己一点固执,自我放逐在外,那岂不是亏了?”

    一席话说得郑地虎心服口服,两人也就着姜醋吃了几个螃蟹,大师傅又端了两碗面线糊来,这才打着呵欠进后厨去歇着了――他第二天四点多就要起来做早饭,九点必须去睡。

    便是天龙地虎,第二天也都是要早起练武的,这是买活军这里普遍的风尚,完全是学习谢六姐的习惯。上行下效,便是首领也没有懒觉可睡。因此夜里也不敢饮酒,害怕第二日宿醉不得起来――这又是一桩买活军来了以后的苦处。

    这面线糊本身咸淡可口,又用大颗海蛎做了浇头,入口即化又有米线的甘甜,两人大口大口地吃着,虽然没有饮酒但也颇感满足,不一会两大碗告罄,郑天龙简单收拾了碗筷(之前吃螃蟹的桌子大师傅收了),把两个碗丢到盆子里舀水泡着,想了想又顺手抓一把草木灰洗掉了,道,“留着招虫子老鼠,这碗被污染了说不定又传染疾病。”

    除了少年做杂役时,郑天龙哪里有过这般仔细的时候!郑地虎几乎目瞪口呆,只觉得大哥不知不觉间已有了极大变化,但回过味来却又不由暗自点头:大哥之所以比以前更注意虫蚁,实际上是知识得到了丰富,知道了这些东西是会传播疾病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自己洗碗……郑地虎也是时常见陆将军的,也和她一起在食堂吃饭,陆将军从来都是自己洗碗,甚至于听她说起,谢六姐也是‘自己的事情自己做’,在洗衣机没发明以前,她的衣服许多都是自己洗的呢。

    连谢六姐、陆大红这样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