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活 第279章 黄小凤异地就学 第(2/3)分页

更新: 源站:博库文学网

门里能当个吏目,那是最体面的,不过现在三元县还是新占之地,在买活军再度扩张之前,便只能数日子来熬时间,本地人要等三年才能考吏目。在这之前,衙门里的吏目几乎都是外地人。那么这几年内,他觉得自家几口人最好是为三年后的吏目考试来做准备。

    做什么准备呢?黄秀才以为上专门学校,就是个最经济,最稳赚不赔的准备。第一,专门学校有钱拿,而且可以全日制地学习,这是很好的事情,学习的效率肯定比做别的工作要高,第二,在专门学校里结识到的同学,将来肯定都有很好的前景,在人脉上也是不错的积累。第三,专门学校读出来,即使考不上吏目,也可以寻一份工钱很高的工作,毫无疑问,工作的前景也会比读完扫盲班就急匆匆地就业三年来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考量之下,黄家四口人,除了秀才太太之前不太识字,也没心思学算学,也不愿出门去上工,想着在自家一处闲置的小院里开托儿所,方便照顾家里之外,黄秀才、黄大哥和黄小凤都打算投考专门学校。

    黄秀才因为一直做账房,便打算投考会计学校,黄大哥想考水兵学校,因为他自幼水性很好,而且对山川地理有突出的兴趣,不论是话本还是报纸,凡是有提到地理的段落,黄大哥都会反复阅读,甚至还会亲自抄录下来,他觉得去做水兵是很能满足自己的愿望的。

    黄小凤本来也该和父亲一样,报会计学校,但会计学校现在有很多人都报考,竞争相当的激烈,衙门的女吏目便建议她考机械学校――其实就是把自己的成绩和一些平时的考卷寄给专门学校,让他们去审阅,目前来说,专门学校的筛选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黄小凤也就从善如流,寄出了自己的考卷,一个多月以后,居然等来了录取通知,而且得知自己是被在鸡笼岛上建设的机械学校录取,这一点对黄家来说是很意外的,原本他们都以为黄小凤会去榕城或者云县、彬山读书,听说那里才是机械厂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但老百姓是不会知道衙门的事情的,鸡笼岛上当然也要建机械学校,因为一个新岛屿对蒸汽机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,而且鸡笼岛对买活军的战略意义非常重大,在规划中,蒸汽机必须能实现本地自产,甚至于最先进的小型蒸汽机,也被优先部署在鸡笼岛,进行实验性的压路应用。

    而彬山大本营的人员,现在很多都转移到鸡笼岛上去了,黄小凤实际上是因为自己的性别(买活军所有人都认为女人更适合做机械师),以及鸡笼岛处新增的招生需求,因此才被录取。她既然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,也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,不过对结果来说也没什么区别,黄秀才觉得现在既然变天了,那让女孩子出去闯一闯也没什么不好,再说,不考也罢了,考上了不去,那会不会扣政审分呢?

    黄小凤就这样登上了离乡的马车,她离家时带了两个大箱子,一个随身的包袱,母亲把钱包缝在她的圆领衫内侧,贴肉放着,在里头塞了两千元的钞票,记得最熟悉的则是家里的地址,黄秀才没有考上会计学校(也有买活军认为女人比较适合做会计的原因),他们两老还在家里,离家的黄大哥和黄小凤可以往回写信。

    哭大概是哭了几场的,黄小凤原来连县城都没出过,现在乍然间就要去几百里外的鸡笼岛,怎么能不哭呢?但这种悲痛又只是还好而已,因为本来她懂事以后就知道,自己十三四岁也是要离开家的,只是从前是嫁人,现在是出门务工而已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日子,不算是太难熬,她们搭乘的马车是官营的,在水泥路上跑得很轻快,乘客都是去外地上专门学校的学生,彼此也在谈论着就读期间的收入,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上全天的学,只有黄小凤,因为鸡笼岛也很缺老师,只能上半日学,另外半日要去做算学老师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收入也因此变得比较高,算学老师一天是35文,在鸡笼岛有艰苦补贴,一日多5文,这一日就是40文了,上专门学校也是有钱拿的,本来一日是20文,她只上半日学,那就拿10文,这里是50文,一个月就有一千五百文了,她爹给人做账房,以前一个月也就是二两银呢,黄小凤还在上学,就都快赶得上爹了。

    “鸡笼岛肯定苦!”

    但也不是没有忧虑,在马车里的大家对鸡笼岛都有自己的印象,尤其是车子到了泉州之后,那里有一些学生,他们的亲戚去年就去鸡笼岛了。“那里气候虽然好,但几乎什么都没有,肯定是很苦的。这五文钱我们拿得真是不亏。”

    来鸡笼岛的学生有男有女,学什么的都有,机械专门学校似乎还不算很热门,男丁多是去当水兵,去学农,而女学生们很多都和黄小凤一样,是被动分配到机械专门学校去的,共同的特点便是算学很好,而且心灵手巧,有些女学生很夸耀自己的女红,“可惜买活军这里并不看重这个。”

    要说吃苦,黄小凤对自己的忍耐力没什么底,她不算太娇生惯养,但也没有真正地过过什么苦日子。用她有限的经验来衡量的话,那么黄小凤并不觉得这一轮赶路有多苦,和家里肯定是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