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活 第277章 军消化十八芝 第(1/4)分页

更新: 源站:博库文学网

    从新泉县码头到附近的船坞, 水泥路最近正在修,要走夜路是很不方便的,水路半个时辰, 便可见到前方巨大船坞在海面上投下的阴影:一个一个密密麻麻的作塘闸门龙吊,在船厂前方的沙滩上依次排开,远处是长长的防波堤,这东西是买活军来了以后新建的,为的是让前来鸡笼岛贸易的海船,有一个躲避台风的港湾。www.kaiyiwenxue.com

    船厂就设在不远处的一片浅水湾中, 人们先在沙滩上挖出沙坑,又从别处排掉海水, 形成深坑,在深坑中又架起密密麻麻的脚手架,这个脚手架一直往上延伸,直到和‘作台’连成一片。有些轻的工具, 便从作台上方往下放,若是有很重的木头要往上运,那就要用到设在作台上的龙门吊, 因此,从海面看向船坞, 虽然看不到一个个深深的作塘,但还是能看到用来操纵闸门、运送物资的龙门吊那高高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个龙门吊,也是买活军兴发出来的新东西, 一样样的‘生产工具’, 带来的真是奇迹一样的转变, 就说船坞的数目吧, 听说敏朝的宝船厂, 全盛时期,也不过就是七个船坞而已,但新泉船厂却是足足有十个船坞!

    这还不是全部,平湖也有船厂,云县也有,至于长溪县、泉州、马尾、鹭岛,原有的船厂,买活军也都把它们修复利用起来,他们的船工学校,已经有学生毕业了,水兵数量也在两三年中不断地增加,买活军从完全没有水军,再到今日已经足以纵横在华夏近海,只把十八芝视为自己重要的补充力量,而非是全部水上力量的来源,说起来也不过是数年而已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一年以前,郑地虎也没想到买活军的海上力量会扩张得这样快,当然,这可以说是买活军吸收了十八芝队伍的结果,但他是十八芝首领,自家人知自家事,十八芝归顺,最大的作用其实是让买活军兵不血刃地拿下了鸡笼岛,拥有了一个气候宜人偏热的粮食生产基地。要说别的,那顶多是起到了一定的协助作用,是锦上添花,但却不算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总的说来,去年的选择并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地方,对谢六姐来说,鸡笼岛是必取之物,只是看怎么去得到而已,结果基本上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,能改变的只是十八芝的命运。十八芝选对了,那便是蒸蒸日上,所谓的‘双赢’,现在十八个兄弟,连着几百个心腹海狼,最大的烦恼便只是考试成绩,其余事情上,实在是没有什么不顺心的。

    待遇上,好吃好喝,身家丰厚,前程上,想上岸做富家翁的,悉听尊便,买活军赎买他们海船的银子,足够十八芝在云县过一辈子奢靡的日子,大做交易所的生意了;若是还喜欢走海那自由自在的日子,领着船队走南闯北地做买卖,也有两三艘大船归他们号令,都装配了红衣小炮,让他们或往南洋,或往东洋而去,顺带着还能丰富水文,记录洋流丰富海图。

    有了大罗天星盘和世界经纬图,即便迷失了道路,只要天气晴朗,也能勘明方向,找到回家的路,这两样新技术,真是一下便让航海变得容易得多了,这让许多喜爱走海的汉子,便更痴迷于出航了――若不然,住在买活军治下,虽然各式各样的享受五花八门,却偏偏于声色上限制严厉,对很多早习惯了靠海后放浪形骸的汉子来说,长住在这里,让人处处都觉得束缚,还不如航去壕镜、长崎,又或者武林、广府那样的大埠,自有许多买活军这里没有的娱乐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十八芝这几兄弟中,最为桀骜不驯的是李魁芝、刘香芝二人,他们都是自领了一支船队,南来北往地为买活军做贸易,大有‘听调不听宣’的味道,除了学习大罗天星盘,也要来了世界经纬图,求了红衣小炮之外,对于买活军的其余事务,兴趣并不浓厚,总得说来是很游离于鸡笼岛秩序之外的,这大半年来,除了回港补给交账之外,并没有太过问买活军内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施大芝等人,虽然也对鸡笼岛的经营很感兴趣,但更多的精力,还是放在和买活军水兵的博弈上――他们还是很希望能维系自己对船队绝对的统治权,就像是十八芝此前一样,虽然名为结义兄弟,但实际上却仿佛合伙做生意一般,个人有个人的船,郑天龙也不会越俎代庖,把手插到别人的船上去。

    但买活军这里却不是这样的做法,首先,买活军所有的兵丁都一定要识字,而这就让施大芝等人很不悦了,因为他们现在不被允许抢劫来往商船,水手的待遇肯定是要降低的,若是还让他们识字了,能看报纸了,那他们怎么还愿意做水手?迟早定是要去做别的岗位,这不就等于是在公然地挖他们的墙角?

    十八芝有钱,但这有钱,除了他们做海上生意之外,也因为他们给低级水手的钱并不多,而且在人身上严格地限制他们的移动,一般船只靠港时,这些低级水手都是无法上岸的,除了往往是心腹的高级水手之外,这些低级水手只能在母港上岸,回老家渔村去探亲,这里有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禁止他们去打听别的岗位到底收入多少,让他们只能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干。

    慢慢地,从新水手变成老水手,运气不好的,不够伶俐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