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极之上 第一卷 玄清风云初来匝道 第五十九章 公主 第(1/2)分页

更新: 源站:博库文学网

    李一明和凌归燕假扮的“二叔”在士兵的带领下,穿过走廊,边上都是纸醉金迷的人,他们有的一醉不起,有的在陪酒女子的搀扶下,说着那些露骨的情话,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中的意思。www.banweishuwu.com

    安乐宫里,别有洞天,那些假山和花圃都在室内,头顶一个巨大的黄色琉璃穹顶,太阳光透过来,把整个大厅照得透亮。还有那旋转楼梯,也别具异乡风格。在这里面的人,大多都是将军模样,个个都膀大腰圆、盛气凌人。也有一些穿着华贵的文官,看上去也是些不太好说话的主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路上,听这引路的士兵说,那些亡国的公主、嫔妃之类的,她们能来到这里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,要不然都得全部杀掉。这蝎城的国王,他常年征战四方,在攻陷城池时如遇到强烈的抵抗,在拿下后往往都是把城里面的男女老少都赶尽杀绝,但遇到有姿色的女子,要么赏给底下的将军,或者是带到长乐宫来,让众人享乐。

    但是这拉达公主除外,上面特意交代了,不可强来,只卖艺不卖身。这点士兵还特意嘱咐了好几次。李一明和二叔也在问为何拉达公主这么特殊,但这个士兵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再绕过几个走廊,二人被带到了一个华丽的所在。见镶金的房门,足有两人多高,门口卧着两个石狮,威武霸气,这哪里是妓院,明明就是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李一明和二叔更加觉得有些不一样,士兵领进去后便独自离开,临行前还和李一明说要注意,万万不可乱来,免得惹祸。

    即便是想乱来怕是也不成吧,谁能知道这二叔是个女人假扮的。两人进门后,见房间装得如此华丽,一个大长桌横在中间,上面摆满了各种珍馐美食和琼浆玉液。二人坐下,见前面隐约坐着一个人,只是在珠帘的遮挡下显得如此神秘。

    想必此人就是拉达公主,她挑开珠帘,缓缓走上前,对着二人鞠了一礼。见她取下挂在口边的白色纱绢,看了下李一明和二叔,微微点头,而后又蒙上了纱绢,又走进珠帘里,开始抚琴。

    只是这简单的一眼,李一明眼睛都看直了,在他的所见过的女子中,除了奚芸和这假二叔的本体之外,也再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了,而且这位拉达公主的美,是充满那种异域风情的美,美得让人有些不知所以。李一明还沉醉在其中,直到琴声响起,才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拉达公主在那里抚琴,琴声悠悠,很是悲凉。时而高亢,时而阴柔。这像极了一个王国的崛起和覆灭,李一明想起引路士兵所说的那些话,也明白了这琴声的弦外之音,也有些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想必凌归燕,这二叔的皮囊之下,也觉得有些同情抚琴之人,她拿起茶杯,迟迟不动,只在那里盯着抚琴的拉达公主,似有怜悯之心。

    “殇女亡国恨,犹怜今朝人。”二叔放下茶杯,说道。

    拉达公主听到二叔的话,在珠帘里面看向二人,把双手放在琴弦上,沉默了一会,说:“我等女儿之身,即便是国色天香又如何,如生在富贵家,却成为别人附庸,若是生在常人家,也会变成攀附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二叔又说:“话虽如此,可凡事也非绝对,世人总有抗争的机会,只是时机未到罢了。”

    拉达公主苦笑了下,也不抚琴了,他再次抚开珠帘,向二叔的地方走过来,漫步轻盈,婀娜多姿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说:“多少客人说过同样的话,但是又有谁能懂,又有谁人能抗辩得过?如果可以,我愿以我一人之命,换国之昌盛、父母安康、兄妹聚首。”

    拉达公主走过来后,给李一明和二叔各斟了一杯酒,冷冷道:“客官请见谅,扫了二位的雅兴,给赔个不是。”说完后便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李一明和二叔对望了一眼,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。二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怕是早就忘了来此地的目的。

    公主又说:“前面那一段曲子太过忧伤,我给二位来一首欢快的。”说完又想过去继续抚琴。

    二叔一口酒下肚后,自己又喝了一杯,说:“不必了,不必了。公主你有什么难事,给我讲就是,以我的能力,全给你包圆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李一明便知道归燕这是有点上头,在那里打抱不平。有些可能是这酒太好入口,归燕又喝了一杯,她走上前去,硬把公主拉到身边。

    说:“快说罢,我帮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拉达公主自然不知道此二人的来历,看着样子应该是想占便宜,或者是喝点酒就忘乎所以。这样的人公主见多了,她甩开二叔的手,说:“我劝客官还是好自为之,等下他们来了,打到哪里了,伤到哪里了,我可管不了这么多。“

    “哈哈,就那几个烂番薯,臭鸟蛋,我可不怕,看来你是不知道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二叔满脸通红,似是酒劲上了头,完全不顾及这些。说罢便解除了易容术,一个女子出现在公主面前。

    公主正要叫人,可看到凌归燕后,先